2012-10-28

[傾聽] 2. 對聽障者來說,聲音聽起來是什麼樣子的?/難聴者には、声はどんな風に聞こえるの?


首先,我要再說一次很重要的一點。我寫在這邊的東西只不過是我個人的感想和經驗而已,並不一定符合其他聽障者或其他身心障礙者的狀況。所以請只將這篇文章做為參考就好~另外,強烈建議先讀過上一篇文章[傾聽] 1. 關於聽力障礙,我想說的是.../聴覚障害について言いたいのは…後再來讀這一篇唷!:)

まず、大事なことなので繰り返させていただきます。 ここに書いたものは私の個人的な認識に過ぎないので、他の聴覚障害者、ないしは他の障害者に必ず当てはまるわけではありません。あくまでも参考程度に閲覧していただければ幸いです。そして、[傾聽] 1. 關於聽力障礙,我想說的是.../聴覚障害について言いたいのは…をお読みになった上で、この文を読むことを強くお勧めします。

■ 聽不到和聽不懂對我來說是理所當然的/聞こえないことも聞き取れないこともは私には当たり前

關於聽力障礙,我最常被問的問題的其中一個就是「聲音聽起來是什麼樣子的?」不過在回答這個問題之前,我想先問一個問題。對聽力沒有什麼問題的你們來說,聲音聽起來是什麼樣子的呢?

聴覚障害についてよく聞かれる質問の一つは、「声はどういう風に聞こえているの?」です。これに答える前に一つ聞かせていただきたいです。耳に不自由のない皆さんには、声をどういう風に聞こえているのですか?

這問題並不是要挖苦人,因為我是真的很想要知道答案。我猜大家大概會想說「聲音聽起來就...很正常很普通啊...」吧?同樣地,我平常聽到的扭曲的、片段的聲音對我來說是再正常再普通不過的。喔不過,經驗過不用戴助聽器就可以聽到聲音的聽力障礙者(Post-lingual deafness,語言學習後聽障;日文稱之為「中途失聽者」)一定會有不同的感覺就是了~正因為這些扭曲的、片段的聲音對我來說是理所當然的,所以要說明「聲音聽起來是什麼樣子的?」是很困難的事情。

これは嫌味ではなく、本当に知りたいことです。たぶん皆さんは「声は当たり前に頭の中に入ってくるから…」などと思われるのだと思います。それに同じく、私の普段聞いている、歪んで断片的な声が私には「当たり前」です。補聴器をつけずに生で聞こえた記憶や経験のある中途失聴者は、全く違う感触があるに違いありませんがね。歪んで断片的な声が私には当たり前ですから、「どんな風に聞こえるの?」と聞かれてもなかなか説明できませんでした。

但還好我在網路上看到了一位日本的「中途失聽者」的網誌,透過作者佐佐木小姐的文章,我才比較知道我和正常人之間的差異。以下我會參考她的文章來做說明~(我有先取得她的同意唷:))

幸い、ネットで中途失聴者の佐々木あやみさんのブログを読んでやっと、健聴者の世界との違いが少しずつ分かってきました。どうぞ使って!と快諾をいただいたので、佐々木さんの文章を参考にして説明していきたいと思います。

■ 聽得到≠聽得懂/聞こえる≠聞き取れる

我在上一篇文章[傾聽] 1. 關於聽力障礙,我想說的是.../聴覚障害について言いたいのは…中寫到助聽器只是把所有聲音放大的裝置,沒有辦法只集中於某個聲音。因此應該會有人想問「那在安靜的地方說話就沒問題了吧?」,但很可惜地,答案是×。

前回の文章[傾聽] 1. 關於聽力障礙,我想說的是.../聴覚障害について言いたいのは…に書いたのですが、補聴器はすべての音を大きくするものなので、一つの音にだけ集中することはできません。それでは静かなところで話せば大丈夫?という質問が出てきそうですね。(笑)残念ながら答えは×です。

戴上助聽器就(某種程度上)「聽得到」,這一點沒有錯誤。但是對於感音性聽力障礙的人來說,就算聲音進到了腦裡也還是無法理解它們的意義,也就是說我們「聽得到但是聽不懂」,就像是在聽自己不知道的外國語一樣。不過就算是母語也常常聽起來像是外國語一樣這一點,真的挺空虛的,但也正因為這樣,我對外國語沒有什麼「糟糕他在說什麼我聽不懂怎麼辦!」的恐懼感。這是好事對吧?(笑)

補聴器をつけばある程度「聞こえる」です。間違いありません。でも感音性難聴のある人は、声が頭の中に入ってきても、意味をなかなか理解できません。つまり声は、「聞こえるけど聞き取れない」のです。まるで自分の知らない外国語を聞くみたいです。寂しいことに母語でも時々外国語のように聞こえてしまうけど、そのおかげで(?)外国語に対しては、「やばっ!何言っているか分からん!どうしよう!」という恐怖感があまりありません。いいことですよね?(笑)

■ 聲音聽起來是這樣子的/声はこんな風に聞こえる

用視覺化的例子來說明正常人和聽覺障礙者聽到的聲音的差異應該會比較好懂,所以以下就來說明各種狀況下的聽力究竟是什麼樣子~

健聴者と聴覚障害者の聞こえの差異は、視覚化した例で説明したほうが分かりやすいので、様々な場合の聞こえを視覚化して説明していきまーす。


↑首先這是正常人的聽力。所有的聲音都可以清楚地聽到,也可以理解這些聲音的意思。

↑まずこれは、健聴者の聞こえのイメージです。すべての音がはっきりと聞こえて、意味もちゃんと聞き取れます。


↑然後這是傳導性聽力障礙者的聽力的例子。傳導性聽障(或傳音性聽障)指的是外耳或中耳這些「傳遞聲音」的部位出現的機能障礙,聲音聽起來會很小聲又很模糊不清。當然模糊不清的程度和聲音的大小是因人而異的喔~

↑そしてこれは、伝音性難聴の聞こえのイメージです。外耳や中耳に機能障害がある場合を伝音性難聴と言い、つまり「音」を「伝える」部分に障害が起こっている場合です。音は小さくてぼんやりと聞こえます。もちろん、ぼんやりする度合や声の大きさは人によって変わるんですけど。


↑接下來,傳導性聽力障礙者戴上助聽器後聽到的東西大概就是這種感覺。和正常人相比可能會有一點點聽不到的部分,但大概都是可以由上下文推測出內容的程度,所以他們可以「聽得懂」。我想這也很接近大家對聽力障礙者的認識吧?

↑続いて、伝音性難聴で補聴器をつけた場合の聞こえのイメージはこんな感じです。健聴者と比べると、ちょっと聞こえないところはあるのかもしれませんが、文脈で補足できる程度なので聞き取ることはできます。これは皆さんの聴覚障害者に対する認識には近いと思います。

但是大部分聽力障礙者有的並不是傳導性聽力障礙,而是感音性聽力障礙(我也是感音性聽力障礙喔~)。感音性聽力障礙指的是在內耳或聽覺神經這些「感覺聲音」的部分出現的機能障礙,簡單說就是神經性的障礙。我們識別聲音的能力會有所缺限,因此聲音聽起來不僅會變小、模糊不清,而且還會變得很扭曲,不是只能聽到一些片段的東西,就是只聽到一堆毫無意義像是雜音般的東西。

しかし聴覚障害者の大部分は、伝音性ではなく感音性難聴を持っています(私も感音性難聴ですよ~)。感音性難聴とは、「音」を「感じる」部分である内耳や聴覚神経に障害が起こっている場合で、言わば、神経性障害です。音を識別する機能が低下したり失われたりするから、音が小さくなってはっきりしないだけでなく、歪んで聞こえて、断片的なものをしか拾えなかったり、意味のないただのノイズにしか聞こえなかったりします。

也就是說,感音性聽力障礙者除了有「聽不到」這種音量的問題之外,還會有「聽不懂」這種音質上的問題。

つまり、感音性難聴は「聞こえない」という音量の問題に、「聞き取れない」という音質の問題が加わります。


↑感音性聽力障礙者聽到的東西大概是這種感覺。不但聲音會忽大忽小,而且還扭曲得亂七八糟,根本就沒辦法聽懂。再說簡單一點的話,就是無法解讀的亂碼!XD

↑これが、感音性難聴の聞こえのイメージです。音が大きかったり小さかったりしている上、歪んで聞こえるためさっぱり聞き取れないです。まぁ簡単に言うと、解読不能の文字化けです!w

喔對,我在「聽不到」這一部分的程度滿重的,所以不戴助聽器是什麼都聽不到的。但如果戴上全罩式耳機再把音量開到最大(這對耳朵很不好,而且會讓附近的人皺眉頭,好孩子請不要模仿喔~♪)的話,可以多少聽到一點像是上面那張圖那樣的東西。

ちなみに私は、「聞こえない」程度が大きいので、補聴器をつけないと何も聞こえないのです。でもヘッドフォンを耳につけ、最大出力にすれば(耳に悪いし周りの人にも迷惑だから、良い子は真似しないでね♪)、イメージの示したように少しだけ聞こえます。


↑再來這是感音性聽力障礙者戴上助聽器後聽到的東西。透過助聽器把聲音放大可以(某種程度上)解決「聽不到」的問題,但是因神經性障礙而使聲音扭曲的部分就完全沒辦法矯正了。如果助聽器調整得好的話,可以像是圖上那樣抓到更多音,但是這東西...不管怎麼看(不管怎麼聽?)果然還是無法解讀的亂碼嘛!XD

↑次に、感音性難聴で補聴器をつけた場合の聞こえのイメージです。補聴器で音を大きくして、「聞こえない」という問題は(ある程度)解決できますが、神経性障害により起きる音の歪みは全然矯正できません。補聴器をうまく調整できれば、このようにより多くの声を聞き取ることができますが、やっぱりこれは…どう見ても(聞いても?)解読不能の文字化けです!w

■ 「聽懂」的過程/「聞き取る」まで


既然都不小心寫得這麼...長...了,就再來介紹一下「聽懂」對我來說究竟是怎麼一回事好了。:P 首先還是先來看一下正常人聽到的「天氣這麼好就一起去散步吧」的樣子。畢竟這世界是建立在與他者比較的基礎上的!(什麼鬼XD)當然我們並不是直接就聽到「天氣這麼好就一起去散步吧」這句話,而是先聽到「tian qi4 zhe4 me...」(ㄊㄧㄢ ㄑㄧˋ ㄓㄜˋ ㄇㄜ˙...請原諒我用拼音,畢竟注音符號並不是國際通用的拼音系統>"<)這樣的「音」,在腦袋裡經過處理後才理解出「天氣這麼...」的意思,這一連串的動作加起來才有「聽懂」的結果。

せっかくこんなに長く書いてしまった…ので…、「聞き取る」とは私にとって一体どういうことなのかを、紹介させていただきます。w まず健聴者の聞こえる「天気がいいから散歩しましょう」のイメージを。この世界って他人と比べることに基づいて成り立つものだから!(なんなのw)もちろん私たちは「天気がいいから散歩しましょう」をそのまま聞き取るのではなく、「ten ki ga...」のような「音」を聞いて、頭の中で処理して「天気が...」に理解します。この一連の動作が、「聞き取る」ということです。


然後有感音性聽力障礙的我戴上助聽器後,就算非常非常專心地去聽,也只能聽到「yian1 yi4 e4...」(ㄧㄢ ㄧˋ ㄜˋ...)這樣而已,把它從聲音轉換成語言的話,腦海裡也只會出現「煙意呃...」這種根本搞不清楚是三小(逃)的東西。所以我有時候才會覺得,啊咧剛剛那句該不會是外國語吧?:P

しかし感音性難聴の持っている私は、補聴器をつけ、じっくり集中して聞いても、「en i a...」のようなものしか聞こえません。そんな音を言語に変えると、「えんいあ…」のような訳の分からないものしか頭に浮かんできません。もしかして外国語なん?と時々思ってしまうわけです。あ、日本語って確かに私には外国語なんですね…すみませんでした(?)w


因此光只靠聽到的聲音(用拼音寫的部分)是不可能理解它的意思的,對吧?不過咧,如果以讀唇來擷取沒有聽到的音,透過前後文、對方的手勢等身體語言和會話場所等等視覺上的資訊,推測出可能的內容來填空克漏字(笑)的話,大概可以猜出像是「天氣呃...好?一起預散步...?」這種程度的東西。然後再透過文法(雖然我一直不覺得中文有文法XD)、邏輯等等來腦內補完的話,就可以「聽懂」了:「天氣很好,一起去散步吧!」雖然和原文有所出入,但大致上可以抓到重點就是囉~

そういうことで、聞こえた音(ローマ字で書いたもの)にだけ頼ると全然意味が分かりませんね。でもね、読話(読唇)で聞こえない音を拾えたり、文脈(会話の流れ)、相手の身振り手振りや場所柄など視覚的な情報で、可能なものを推測して穴埋め(笑)をしたりすれば、「天気あ…いいから?散歩?今しよう?」のように多少意味が分かってきます。そしてもうちょっと文法的に(ロジック的に?)脳内補完をすれば「天気いいから散歩!今しよう!」のように「聞き取る」のです。原文とはずれていますが、意味は大体掴めていますね。

只不過要拼命收集所有的視覺資訊,然後還要推測會話的下文好在腦內做填空題的話,就非讓腦袋全速運轉不可。所以要「聽懂」對我來說是件非常容易累積疲勞的事。而且啊,光是要聽懂這樣普通的會話就夠累了,如果是演講、會議這類短時間內會湧進大量聽覺資訊的場合的話...呃,我真的要舉白旗投降了。所以啊所以,下次如果發現我在發呆放空的話,就請別責備我,寬宏大量地放過我吧♪ (逃XD)

しかしすべての視覚情報を精一杯に取り集めて、会話の流れを推測して脳内で穴埋めをするには、頭をフル回転させなければなりません。なので「聞き取る」ために疲労が非常に溜まりやすいです。こんなごく普通の会話文でも聞き取ることに相当疲れるのだから、講演会や会議など、短時間に大量の聴覚情報が入ってくる場合は…さすがにお手上げですよ。そういうわけで今度、ボーーーッとする私を見つけたら、どうか責めずに温かい目で見守ってください、ね♪ (逃w)

--

最後偷偷說件事好了,「天氣這麼好就一起去散步吧」(天気がいいから散歩しましょう)是大多數學日文的人都經歷過的「日本語能力試験」(簡稱「日檢」)中的聽力測驗很重要的一環。聽力測驗開始前,為了確認音量大小是否恰當,監考人員會一直瘋狂重播這句話。請想像你被關在教室裡面考試,卻聽到N次「天氣這麼好就一起去散步吧♪」......這根本就是我想忘都忘不掉的日檢代表句啊啊啊!不過我也只記得這麼一句就是了。XD

ここだけの話ですが、「天気がいいから散歩しましょう」は、日本語学習者の大多数が経験した日本語能力試験の、聴解試験が始まる前に、音の大きさを確認するためにな・ん・か・いも繰り返すセリフです。教室の中に閉じ込められているのに「天気がいいから散歩しましょう♪」なんて…忘れたくても忘れられない代表的な一文です。というか、日本語能力試験についていまだに覚えているのはこれだけなんですけどねーw

11 comments:

  1. 啊,原來是這樣的感覺啊。
    這兩篇,第一篇得比喻(麻瓜與巫師)讓人很容易套入,第二篇視覺化了也讓人能理解。
    原來在聽覺障礙這部分還分為傳導性跟感音性,而且後者感覺上超難解讀的......
    雖然小火龍笑笑的說對外國語沒有聽不懂的恐懼感,但反過來想是母語也需要時刻解讀的辛苦......
    很感謝小火龍這系列的分享
    註:看完以後覺得,「天氣這麼好就一起去散步吧」莫名的有種洗腦感--是錯覺吧?
    版主回覆:(11/30/2012 08:09:24 AM)
    你看得懂真是太好了(淚)這篇的內容真的很難解釋,我目前也想不到更好的解釋方法,但這真的是最常被問(&被誤會)的問題,所以就還是寫出來了>"<
    「天氣這麼好就一起去散步吧」的確很洗腦唷,歡迎去考考看日檢聽聽正版的就知道了XDDD 天氣這麼好就一起去散步吧~♪

    ReplyDelete
  2. 啊!用視覺文字的方式來模擬說明還真是讓我也覺得可以理解!
    所以說對聽障朋友對話的時候
    原來不見得是聲音大小的問題哪!
    我也是經常潛水看妳的作品的讀者:)
    版主回覆:(10/29/2012 12:26:58 PM)
    喔喔,你看得懂真是太好了^^" 我想盡量寫詳細一點,但又怕寫得太不好懂...
    話說和聽障者對話真的只要以一般音量、一般速度講話就好了,刻意放慢速度或提高音量反而會增加辨認的困難度喔~

    ReplyDelete
  3. 妳好^^
    我是很久之前就從手作板連過來的默默潛水讀者>w<
    包括你的postcrossing,畫畫,或是旅遊的文章都有在默默閱讀,
    第一次浮出來打招呼,也有些問題想請教妳,希望不會造成妳的不舒服~
    其實我從國中開始,班上就有遇過聽覺障礙的同學,
    大學更因為加入了手語社,也認識了些聽障朋友,
    不過看了妳這兩篇文章,我才真正的瞭解到聽障的一點點點點,
    尤其是這篇,使用文字來說明,真的大大理解了許多(讚)
    不過就像妳曾經說的,連非聽覺障礙的人遇到了日文的濁音部份,
    都不一定有辦法抓得很好,請問這方面妳是怎麼克服的呢?
    還有關於日檢測驗的時候,妳遇到聽力測驗時有什麼不方便嗎?
    另外就是,其實我因為工作的關係,將在明年去日本一年的時間,
    不過地點是在我完全不熟悉的三重縣XDDDD
    當然一年的時間也希望能充份觀光旅遊到XDDDD
    由於我方向感不是很好,是極度路癡一枚T^T
    在出發前會盡可能做好功課,但中文平台上像ptt日旅版或網頁上,
    關於三重縣的部份確實沒有東京啦,大阪啦來得多,
    想請問妳,是否有一些日文網頁關於旅遊資訊的管道呢?
    (真是長篇大論XD sorry......)
    未來也會繼續閱讀妳的網誌,網誌,工作,或生活,都請加油喔!!!
    版主回覆:(10/30/2012 01:12:46 PM)
    謝謝你浮出水面留言給我~:)
    會寫這些文章就是希望可以多一點人知道聽障者和一般人的世界之間的差異,當然更私心的原因就是因為我不想一直解釋,一次寫清楚丟給人看比較快(逃)
    日文的濁音,我不覺得我有克服耶...畢竟我連中文都說得像火星話了,日文不是我的母語,自然更不能強求發音囉~不過用聽的話倒是還OK啦,聽習慣還是可以分得出清音和濁音的~至於日檢,這個我下一篇一起寫好了,但因為日檢無法提供讓我可以考試的選擇(真人報讀or字幕(←日本的英檢聽力是採相同速度打字幕的方式來考的)),所以就只能選免試囉~
    去三重一整年啊?搭近鐵可以到大阪奈良名古屋喔~XD 我沒有在網路上找過整體性的旅遊資訊耶,要找的話就打地名加"観光"去找不就好了嗎...?不過日本車站都會有很多觀光景點的傳單可以拿,那個都還滿有參考價值的唷!

    ReplyDelete
  4. 我是之前有留過言的你的讀者(也是聽障者),哈,之前狂抱怨了工作的事情(真是不好意思),你寫得非常貼切,我感同身受,有時候會被問此類的問題,我也不太會解釋,看了你的文章覺得很棒~我覺得你的頭腦很清晰,描寫事情有條有理,很棒!!
    可以丟問題嗎? 請問在台灣和在日本,對於身為一個聽障者,你有覺得有甚麼差別嗎?不管是課業念書時(同學的相處、老師的指導)、工作時、平常生活時、有甚麼不一樣的感覺? 
    版主回覆:(11/07/2012 04:41:30 AM)
    我記得你喔:) 只要不換暱稱應該都認得出來啦(笑)畢竟我們是在正常人為主的世界中成長的,要怎麼描述這些「不正常」的東西真的很需要摸索...以後如果又被問的話可以叫問你問題的人來看這篇文章喔XD
    丟問題當然OK啊,只是我還在想下一篇要寫什麼比較好,所以不一定會立刻回答就是了,尤其你這個問題都可以單獨寫一整篇網誌了:P 再給我一點時間吧!:)

    ReplyDelete
  5. 虽然在好几年前就看到过”感音性听障“这个名词,但是真得对它存在一些误解呢。
    我以前对感音性听障的理解大致就是无法识别话语中的意思或者伴随着一些听力损失,但是听到的声音和正常人是差不多的。现在才知道原来听到的声音或者说声音在大脑中呈现的样貌可能也是不同的。两篇日志中的例子都觉得非常生动,清晰易懂!
    那种许多声音听不到的情况,想起我以前到是有很短暂的体验。那是因为要冲洗外耳道,之前要先用滴耳液软化耵聍,于是那几天耳朵都是堵塞状态,走在嘈杂的大马路旁,平时尖锐的车辆喇叭声听着就像公园里美妙的鸟鸣……可以说唯一糟糕的事情就是耳鸣声变得特别突出= =
    版主回覆:(11/22/2012 09:52:50 AM)
    好久不見~:)
    果然這些東西很容易被誤解呢...雖然寫這些東西可能不會有什麼用處(因為還挺無聊的,至少我覺得我寫得很無聊啦....),但至少可以讓認識我的人(≒有在看我的blog的人)更清楚我的狀況,所以最大受益者應該是我,耶~:P
    ...然後喇叭聲聽起來會像美妙的鳥鳴也太棒了!(喂)不過「聽不到」還算比較好體驗,「聽得到卻聽不懂」就很難讓人體驗了,也難怪對於聽力障礙的誤解會這麼普遍~

    ReplyDelete
  6. 真得是好久不見呢~之前連續上了一個月的班+剩下的時間去醫院做檢查,雖然也就一個多月,感覺卻像是過了小半年。
    想起最初看到相關的内容還是因爲困擾了我好幾年的單側持續性高頻耳鳴的關係。因爲曾經有懷疑是聼神經瘤,於是上網查了些關於聼神經瘤的資料,其中就有看到諸如“有些病患的純音聽力測試正常,但其識別話語的能力卻有不成比例下降”的情況。然後又根據后半句的描述,進行更多的搜索,於是就看到了以“感音性”為前綴的那幾個名詞了。有些網站上的描述雖然還算是完備,但陳述方式基本就和講義上的差不多。如果是像當時的我那樣,只是看看就算的話,可能就只會留下一個大概的印象。
    現實生活中咱就不太清楚了,但是在網絡上感覺基本沒差XD
    版主回覆:(11/30/2012 07:52:04 AM)
    辛苦了,希望你現在有比較好一些~
    網路上的中文資料真的是滿少的,同質性高就算了,還幾乎都是教科書式的內容,連我都不想看了(死)不過我自己寫得也還挺無聊的就是了,不知道會有多少和聽力障礙無關的人願意看....
    然後網路上至少比較不會因為聽不清楚/說不清楚而使對方放棄溝通(攤手)其他的真的感覺不出有什麼差異...

    ReplyDelete
  7. 版主你好
    因為我看此文章是12年的...感覺太久違不知道你會不會看到,不過我看了你幾篇關於聽障相關的文章,真的深受感觸。
    我本身也是感音性障礙者,讀大學前一直認為是我在聽力方面沒有好好去努力「訓練」,導致我與你文中所說的像個亂碼一樣。
    後來因為那時候期待上大學,有在暑假花點時間去深入了解我的聽力問題才發現這種是不管如何去努力是很難去達成50%以上聽懂的...
    雖然大家都說我其實能大致了解他們說的意思,跟我說得發音還是挺清晰(不過還是有的人一直聽某...一直筆談或是手打文字交談),不過在這方面帶給我的影響還是挺大的...
    其實我現在還挺羨慕你的,從我上大學前找相關資料時有找到你寫的這篇文,不過經過了2年半才寫這留言會不會太久(汗),我也很喜歡日本文化,有在讀日文努力中(自學程度應該N4...)。
    看了你幾篇文章我一直很欽佩你,能將日文寫得如此得好,在日本住(這方面我不確定...如有錯誤請見諒),這些真的是我夢想的。我有個高中班導(同時是英文老師)曾經對我說過,我聽力方面有問題沒關係,只要通過閱讀跟去理解英文就好了。的確,因為聽力障礙者缺少了從聽去了解某種語言的管道,讀語文累的很辛苦,所以我一直很欽佩你能把日文寫得挺好,甚至能聽得跟聽中文差不多一樣的程度(?)
    所以我一直很想問,你是如何用怎樣的方式or方法去讀日文呢?在日本溝通上還是以筆談為主嗎?

    ReplyDelete
    Replies
    1. 謝謝你的留言~其實只要系統沒有出問題的話,我都會看到留言的啦~:) 只是最近有點忙,所以回留言回得很慢就是了,不好意思...

      讀日文的方式...?你是指學日文的方式嗎?我在台大有修過1.5年的日文課,基本上都有和老師「協商」(笑)聽力口說部分以額外的讀寫評量來代替;所以我的讀寫的練習量應該比其他同學多了一點。再來就是語言交換吧?我有過幾位純粹讀寫(寫信或寫mail,然後互相幫對方修改)的語言交換夥伴,他們也幫了我不少~:)

      在日本的話,是的,的確是以筆談為主;不過日常生活中我不需要筆談,和比較熟的人也可以直接用日文聊天。基本上我覺得和在台灣差不多啦,差別大概就是我在台灣的學校沒有接受過任何相關的支援,但(台灣的)中文是我的母語,比較好聽懂/讀唇,所以有點優缺點互相抵銷的感覺吧?

      Delete
  8. 謝謝妳將感音性聽障描寫得這麼完整, 有人懂的感覺真好

    ReplyDelete
  9. 你好~
    我有看到這篇是12年的,不過從留言發現,現在留言你應該會看到吧:p

    先介紹一下自己,我是一個香港的國一生,我想你可以叫我雨溪,這是我在哈利波特仙境使用的暱稱。

    我是雙耳120分貝,一邊助聽器,一邊人工電子耳(人工耳蝸)。

    幼稚園是在特殊學校中度過,真的不覺得自己有什麼特別(不就是有一部助聽器)

    直到小學,一群人吱吱喳喳地不停说活才開始意識到「我不是平常人」

    五六年級開始,是有點點自卑啦

    一直對自己是那類沒概念,不過應該不是感音性,至少我還可以考聽力

    ReplyDelete
    Replies
    1. 嗨雨溪你好~留言我都能看到的,只是不一定會是立刻啦,像最近就很忙,拖到現在才發現留言,真是不好意思^^"

      (是說國一生好年輕啊~←老人的感想T_T)

      其實感音性聽障(以及聽損的分貝數)和能不能考聽力不太有絕對的相關關係啦。因為聽損分貝數只是測量你聽得到的最小音量是多少用的,而通常所謂的「無法考聽力」主要是因為辨音能力不夠好(可能是進到腦裡的「亂碼」真的太亂了,或解讀亂碼的能力不夠,或者兩者兼備?),這個就不是只用分貝數可以說明的了~:)

      Delete

如果留言送出後沒有出現在網誌上,別擔心,可能是blogger自己擅自把它判斷成垃圾留言了,我會把它救回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