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9-24

[Postcrossing] 601~605 德國、加拿大、泰國、俄羅斯、德國

最近一直在和某位Postcrossing玩家通信:他抽到我的地址,但我一直沒有登錄他的明信片;他寄了訊息問我,我也和他說我真的沒收到,於是他寄了第二張。但沒想到第二張的旅行時間也有點久,所以又和對方通了幾次訊息,感覺對方很希望我就直接登錄了(哈),但我才鼻要咧~:P

結果前幾天我去開了信箱,發現這位寄件者的明信片躺在裡頭,但是我的地址旁邊赫然五個手寫英文字母:CHINA。...真是@#$%^&*...。結果寄件者居然回我一句「說不定是台灣的郵局的人寫的,不干我的事」...都寄到台灣了還手寫補「國名」,你以為郵局的人這麼閒喔?@#$%^&*!

好吧,平心靜氣,來看看這次的明信片紀錄吧~反正要寫到上面說的這張明信片(透露一下,是第997張喔XD)還要很久,到時候我應該早就把這些不愉快的小插曲給忘光了吧?:P

2018-09-20

[台北] 鐵道、建築、產業遺產一次滿足:台北機廠參觀


話說我一直很喜歡鐵道、建築以及廢墟(工業/產業遺產)這三個元素;而位於台北市精華地帶,被京華城和松菸夾在中間(呃,勉強算是啦XD),正在轉型成為博物館的台北機廠,可以說是把這三個元素給一網打盡了。既然如此,怎麼能不去搶那為數不多的參觀名額呢?:P

目前台北機廠只開放在導覽時間內參觀,不能脫隊(有志工和保全人員押隊喔~XD),扣掉一開始的導入和介紹機廠歷史的時間,真正在廠區內行走的時間應該不到90分鐘。我個人是覺得很趕啦,但對於一般民眾(?)而言,這樣的參觀步調應該是剛剛好的吧。

2018-09-12

[色鉛筆] #35 無題・Untitled


在畫完上一張色鉛筆畫後,我很快地就打好了下一張的草稿,拍照紀錄後就開始上色——然後我的右手就受傷了。而且是輕輕握筆都會痛的那種傷。沒法畫畫害我鬱悶了好一陣子;結果等到傷好了後,原先的那張草稿卻怎麼看都沒有「感覺」,怎麼畫都不對勁。放置了好一陣子後發現那個感覺真的和青春小鳥一起一去不回來了(嗚),只好來畫別的東西囉!

然後我就很想不開地畫了這張草稿。這是小滴剛開始出現在我的色鉛筆畫中時我就想畫的東西;雖然夠圖很簡單,但當時畫功不佳(但現在也還是很爛XD)畫不出來,就一直拖到現在了。然後它就變成我花了最多時間畫的草稿,印象中應該快兩個小時了吧?我真的很不會畫動作啊啊啊(苦惱)

不過總算還是畫完了,耶,可以開始幫小滴們(?!)上色了~

2018-09-10

[Postcrossing] 596~600 荷蘭、西班牙、烏克蘭、新加坡、土耳其


596. NL-1788199
Distance: 9386 km
Traveled: 27 days
嗨,萬年拖稿王我又來寫明信片記錄了——因為我那個福至心靈的開關最近莫名地打開了。嗯?你問這個開關在哪?啊~啊~你說什麼我聽不到~~~(飄走)

2018-08-12

[京都] 三室戸寺盛夏賞蓮


話說最近台灣的天氣真的很熱,大約是在室內只要沒開冷氣,就能免費享有三溫暖效果的那種悶熱。雖然還是比堪稱煉獄的日本涼快啦XD 所以我就翻出了幾年前的夏天在日本拍的照片,整理了一番,看看能不能效仿望梅止渴的精神,望照片消個暑這樣。嗯?你問是幾年前?唉唷這種不重要的事情就別問了啦(揮手)

好,那這些照片呢,就如已經破梗(?)的標題所示,是在京都宇治市的「三室戸寺」(みむろとじ),是座以滿山滿谷的紫陽花(繡球花)和更更更更更滿山滿谷的人潮而知名的寺廟。照片中靠前方,看起來比較深綠的綠色饅頭(喂)就是紫陽花;而後方那些更為翠綠,看起來更圓潤(?)的饅頭們則是杜鵑花。不過我沒在紫陽花或杜鵑花的花期造訪過三室戸寺,所以就只有一片綠的照片囉。